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法治河北>>社会·民生>>社会观察
年底讨薪何以宁闹政府不找法院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网发布时间:2016-02-01 16:06:11

漫画/高岳

  法制网河北讯 张建军 周宵鹏 “1,2,3,4,5,6……”从法官手上接过工资款,农民工老赵一张一张认真地数起来,脸上洋溢起开心的笑容。不过,这钱得来实在不易,为了6万元的工资,在河北省邢台县打工的老赵和11名工友在开发商、劳动监察部门、法院之间跑了一年多,最后经过邢台县法院几经周折强制执行,今年1月25日终于拿到这笔款项。

  年终岁尾,“农民工讨薪难”再度成为高频词汇,众多拿不到工钱的农民工无奈踏上漫漫讨薪路,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却不得不空着手回家过年。事实上,国家和地方都出台了一系列清理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规章制度,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也纷纷开启清欠行动,但农民工讨薪难却始终得不到根本解决。

  有专家表示,建设资金难以到位造成工程款拖欠,是造成农民工讨薪难的根源;农民工劳动合同签订效率低,成为讨薪难的直接原因。在建筑领域市场整体不景气的大背景下,面对“黑心”开发商、包工头的恶意欠薪,如果相关部门不为相对处于弱势的农民工撑起“保护伞”,农民工讨薪难这一“老问题”只能年年说年年有。

  恶意欠薪入刑认定不易

  前不久,河北省晋州市法院再一次组织集中执行日行动,30多名法院干警组成执行方阵,清晨就出发,逐乡(镇)、逐村“拉网式”围堵几个“老赖”。家住晋州市槐树镇的包工头李某欠薪十多万元,在法院判决之后一直不予支付。法院干警到达他家后,开门的是李某母亲,看到穿制服的法院干警,李母将执行人员拦在门外。就在法院干警给李母做解释工作时,李某却从院内上房逃出村外。这并非是法院干警首次“扑空”,考虑到李某的恶劣行为,晋州市法院执行局决定将其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移送公安机关。

  晋州市法院执行局局长齐振刚告诉记者,为了从“老赖”嘴里掏出欠农民工的工资,他们在执行工作中用足、用活执行措施,一方面运用网络执行查控系统,高效查询被执行人银行存款、房产、车辆等财产信息,对这些财产及时控制;另一方面运用罚款、拘留、失信惩戒、限制出入境等执行措施,加大对抗拒、规避执行行为的反制力度。

  一般意义上,欠薪属于民事纠纷,可以协商、找相关部门、找法院打民事官司。可有些“老赖”铁了心拒不支付农民工工资,面对法院的强制执行也是“横眉冷对”。对于这些恶意欠薪、油盐不进的“老赖”,只能对其进行刑罚威慑。

  2011年2月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八)将部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的行为纳入了刑法调整范围。恶意欠薪行为入刑加大了对严重损害劳动者利益的行为的惩处力度,有利于加强对农民工的保护,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然而,相对于“老赖”可能涉及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妨害公务罪和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3种罪名来说,司法机关尤其是基层司法机关对于处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这一新增罪名的经验不足,实际工作中存在诸多问题。

  1月7日,由于赵某长期拖欠66名农民工工资近百万元,并以各种方法逃避支付劳动报酬,保定市容城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将赵某一案向该县公安局移交。1月19日,经过多次蹲守,容城县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将赵某成功抓获。随后,赵某被容城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容城县公安局相关办案民警坦言,在处理的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件中,由于层层转包后欠薪主体比较复杂,要快速认定犯罪主体比较困难。在犯罪客观要件方面,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需欠薪者要有故意转移财产、逃匿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的行为,在欠薪者存在比较复杂的债务关系的情况下,进行此项认定并不容易。连环欠债加剧讨薪困难

  “涉农民工工资支付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中,既有有钱不给、恶意欠薪的‘老赖’,也有被困‘连环债’确实无钱支付的‘老难’。”河北省高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由于房地产市场和建筑行业低迷造成的连环反应,农民工欠薪案件的执行难度加剧。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尽管法院不断创新执行方式,几乎穷尽一切手段,但是面对被执行人就是没钱的局面,执行工作也会陷入困境。为了保障农民工的合法权益,法院不得不另辟蹊径完成执行。

  2015年1月,来自河南的农民工周某和几个同伴到石家庄市鹿泉区劳动监察大队进行投诉举报,请求帮忙讨要欠薪。周某承揽的楼盘室内防水工程是从一家大的施工单位手里转包的,这家施工单位拖欠周某工程款5.4万元,但是该单位老板却鼓励周某到劳动仲裁部门投诉他,因为他该拿的工程款也被欠着,“你告我们,也会帮我们讨薪”。周某最后得到的建议是向法院起诉,理由是他遇到的欠薪属于经济纠纷而非恶意欠薪。

  河北省人社厅相关负责人介绍,建筑领域是拖欠农民工工资“重灾区”,95%以上欠薪案件发生在建筑领域。受宏观经济影响,房地产销售不畅,部分企业资金链断裂,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案件激增,建筑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居高不下,并且层层拖欠的连环欠薪现象突出。

  据了解,尽管国家已经严禁垫款施工,但一些施工企业为了生存,采取低价方式进行竞争,通常拿不到一半的工程款,手头资金非常紧张,不得不采取每月只发生活费,工程完工后或年底再统一结算的办法来支付农民工工资。一旦建设单位拖欠施工企业工程款、施工企业拖欠包工头劳务费,农民工工资就会被拖欠。

  由于建筑工程层层分包、转包,工程建设常常出现“连环债”。农民工为了务工方便,通常并不会与用工单位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大多数情况下只是跟随包工头干活,双方也只有口头合同,靠的是熟人关系,在这种利益共同体中,工程款和工人工资的概念往往混为一谈。一旦承建商或包工头拿不到工程款,他们就会把自己承担的风险转嫁到农民工身上,使得农民工在“连环债”中往往处于弱势地位。即使在法院等司法部门的帮助下,农民工要想拿回欠薪也并不轻松。

  河北省高院相关法官表示,在此类案件的执行中,被执行人不存在恶意欠薪的故意,虽然涉及农民工工资,但严格意义说只属于“经济纠纷”,被执行人往往确实没有可执行的财产,也没有办法进行专案专办。

  “在建筑领域欠薪案件中,层层转包的承包模式,使农民工处于利益链的最末端;垫资施工的运作模式,使农民工工资成了‘连环债’中最脆弱的一环;项目结束才拿钱的结算方式,使农民工从一开始就进入‘被拖欠’状态。”这位法官说。通道不畅维权效率低下

  来自江苏的100多名农民工,2012年4月起开始在衡水市一处房地产项目工作,2014年初工程竣工交付使用,然而承建公司至今仍然拖欠着劳务公司包括工人工资在内的200余万元工程款。在多方求助无果的情况下,农民工们却不支持劳务公司走司法程序,而是寻求媒体帮助,或是在当地政府门前上访。

  农民工老李坦言,来自外地的工友们担心走司法程序时间长耗不起,就想着把“事情闹大”,媒体一旦关注,政府就会重视,问题才有可能解决。另一个让他们放弃走司法程序的问题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当初并未跟劳务公司和承建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无法拿出更多有利于自己的证据。

  不签劳动合同的用工方式,使农民工在被欠薪后陷入维权陷阱。建筑业用工具有临时性、流动性特点,大部分企业认为签订合同对农民工的随意流动不能制约,还要为农民工缴纳社会保险费,而诸多农民工也认为没有必要签订劳动合同,甚至认为签合同限制了寻找更好工作的自由。有数据显示,目前建筑行业农民工劳务合同签订率在60%到70%左右,比较好的能达到80%。而相对于庞大的建筑行业农民工基数,不签合同的百分之二三十存在极大隐患。

  在律师陈江涛看来,目前农民工群体尤其是建筑行业农民工呈偏老龄化特点,他们维权意识、法律意识欠缺是造成讨薪难的原因之一。不少农民工讨薪宁可信媒体也不信司法机关,甚至采取非理性的极端方式讨薪,这背后实质上是当前农民工维权通道少且效率极低的维权困境。“打官司就要请律师,请律师就要花钱,即使最后打赢官司,农民工们要想拿到工钱,也得等走完包括强制执行在内的10多个程序。”陈江涛说。

  当前,一些地方劳动保障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工作衔接不畅,甚至一些部门对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前置条件理解存在差异,在劳动监察、劳动争议仲裁、法院诉讼,以及直接向公安机关报案等几条维权途径的适用性,以及法律援助的申请规定上,即使有些部门都不熟悉,普通农民工更是无可适从。

  2015年1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案件查处衔接工作的通知》,进一步完善了劳动保障监察执法和刑事司法的衔接机制。2014年11月,河北省高院、省检察院、省人社厅、省公安厅也联合下文,对本省认定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数额较大”的具体标准作出规定:拒不支付一名劳动者三个月以上劳动报酬且数额在八千元以上的;拒不支付十名以上劳动者劳动报酬且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这些规定都有助于行政执法机关和司法机关对于农民工讨薪问题的实际操作。

  2015年10月,河北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完善法律援助制度切实加强法律援助工作的实施意见》,规定自2016年开始,对涉及农民工讨薪的案件,法律援助申请均免予经济状况审查,直接给予援助,实行即时受理,快速办理。

  “光阶段性的重视以及运动式的年底讨薪活动还远远不够。”河北省高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农民工讨薪难问题是一个社会问题,单靠一个部门很难解决,只有政府部门从根本上提高农民工的维权效率,司法机关针对此类案件特点,采取有力措施满足司法需求,才能有望用法治方式破解农民工工资“年年重视年年欠”的难题。

  

(责任编辑:高润)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访谈
相关新闻
·石家庄城市上空云雾缭绕 高楼大厦似海市...
·环保部河北保定督查见闻
·8位雕刻师耗时5年雕刻出巨幅木雕《清明 ...
·邢台举办消防运动会
·丢失孩子移植耳蜗手术费 面馆老板等失主...
·张家口:湿地公园天鹅起舞
·张家口检察院推进环保体制创新
·邢台公安百日排查入户登记清锅兜底
·白洋淀上游流域环境整治加快推进
·保定公安开展打击整治百日会战
·河北:建立健全公民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制度
·河北省发布地质灾害气象风险黄色预警
河北省重点文化产业项目发布推介暨签约仪式在深圳会展中心举行。
·河北省发行政府债券达到1250.88亿元
·河北:到2025年健身休闲产业总规模将达1...
·河北省出台意见促进旅游消费加速升级
·京津冀将有统一的体育产业资源交易平台
·京津冀三地联合举办卫生应急联合演练
·河北省规范食品小作坊小餐饮小摊点管理
·河北省化肥农药用量去年首次负增长
·河北省食药监局启动全省药品流通大整治行动
·河北发布6月传染病疫情乙类传染病死亡29例
·推进京津奶业发展向河北转移
·白洋淀上游流域环境整治加快推进
·河北:连续驾驶4小时客运货运驾驶员应停 ...
·环保部曝光冀豫七市“治气”问题
·上半年全省环境空气质量排名出炉
·河北划定野生动物禁猎区和规定禁猎期
·石市网约车新政:不开有效发票乘客可拒付...
从法官手上接过工资款,农民工老赵一张一张认真地数起来
·A级景区出乱象游客频频现“丑态”
·专家指出谣言横行导致网络舆论偏差
·话题:不必对“春节账单”过分纠结
·河北人平均结婚年龄为26.34岁
·快递实名制登记 多地执行遇冷